包卜体育直播
当前位置主页 > 谍报 >
right

任丘一中校歌:贰臣群殴引来一个降将平叛,为何出师未捷却被乾隆戴高帽?

发布时间:2019-06-27 来源:包卜体育直播

向敬之

1

辽阳人孙定辽的名字取得好,“定辽”颇有袁崇焕曾宣扬的“五载复辽”之感。

确乎,孙氏本为明朝大凌河副将,于崇祯六年(天聪五年)大凌河之战失利后,随带头大哥祖大寿降金。祖大哥降而复叛,而孙小弟接受了皇太极的银币和鞍马等后,欣然领受后金汗国副都统之虚衔,还被安排了一个汉军镶红旗的新户籍。

初降时,他的两个随从逃跑。有人密报,这是孙定辽暗通款曲、欲返明营的征兆。皇太极虽然没有追查,但此后并不像对其老战友张存仁、祖可法那般委以重任。无疑,他被设防,皇太极要防止其效仿祖大寿的一去不返。

贰臣群殴引来一个降将平叛,为何出师未捷却被乾隆戴高帽?

皇太极常服像

松锦大捷后,祖大寿被再次降服。孙定辽再也坐不住了,赶紧向皇太极上疏自辩清白:“臣……自知十二年来负此大罪,荷恩不问。今松山、锦州既克,正臣心可白之日。逃去二人,未曾在臣家。如他处查获,亦可严鞠实情。”(《清史列传·孙定辽传》)

也就是说,皇太极将孙定辽冷落了十二年之久,也监视了十二年之久。好在他是一个坚忍之人,没有轻举妄动,而换得了出头之日。

顺治元年,清军倾巢出动,逐鹿中原。没了故国的孙定辽,被安排随军征山西,取太原,继而随和硕豫亲王、定国大将军多铎攻取扬州、江阴,平定江南。

顺治三年五月,孙定辽获授骑都尉世职,两月后出任湖广提督,成为一方军事大员。

2

好景不长,在他防区内的郧阳,军事长官王光恩同其上司、行政长官潘士良闹矛盾。他们都是前明过来的贰臣,不同的是,潘抚院是从前明科场考上进士后扶摇而上的副部级大员,而王王总兵的履历表上则有一段追随张献忠造反后被招降的经历。

出身精英阶层的潘抚院,始终看不起“流寇”出身的王总兵。这给了另一个来自李自成阵营的降臣、郧襄道李之纲弹劾的机会。李道台弹劾王光恩勾结土贼陈蛟,贪纵枉法。清廷迅速派人将王光恩逮捕进京,结果激化矛盾,使追随王光恩一同降清的兄弟王光泰等,带着自己的老部队,联系南明,劫掠襄阳,捕杀官员,打出反清复明的旗号。作为湖广地区的军区司令官,孙定辽在武昌闻变,率兵援救,想即时将治下军分区反叛事件平息。

双方在安阳口遭遇,孙定辽力战不敌,退走河湾。叛军穷追猛打,孙定辽“且济且战,中流矢,马蹶,没于河”(《清史列传·孙定辽传》)。这位大凌河降将,原来是只旱鸭子,落马溺水而死。

贰臣群殴引来一个降将平叛,为何出师未捷却被乾隆戴高帽?

李自成进城

此所谓:李自成、张献忠的悍将降清,大闹一场口水战,结果淹没了前明大将。

清廷震惊,急遣满洲镶黄旗署副都统喀喀穆率大军,自河南进剿,收复郧阳。王光泰兄弟逃亡四川,最后也成为著名的反清武装夔东十三家之一。

一场降臣的口诛笔伐,挑动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祸,也注定了主要涉事者的不同历史宿命。

被诬陷的王光恩,因为弟弟们的武装抗拒,落了个身首异处。清廷知道他是替罪羊,没有将他纳入逆臣之列。但是,被迫铤而走险的王光泰们,则被清廷视为“反贼”。

弹劾他的李之纲不知所踪,想必被追查处理。他的支持者潘士良,很快被湖广总督罗绣锦弹劾,称其犹豫寡断、才力不及,被免去勋阳府治之职,解任回籍,不久死于家。乾隆年间编纂《贰臣传》,他被纳入乙编。

而溺死的孙定辽,则是忠烈。总督罗绣锦与巡按曹协卜先后上书孙定辽事迹,清廷追赠其左都督,晋三等世职轻车都尉,以其兄子孙登高袭爵。雍正三年,孙定辽入祀昭忠祠,则为乾隆将其定入贰臣甲编、排名第三作了权威性的注脚。

他在贰臣榜靠前,靠的不是功劳卓著。论战功,他远不及孔有德、尚可喜之辈的攻城略地,甚至不如翻覆的王光恩的固守坚城;比政绩,与他在大凌河降清的张存仁、祖可法,可谓为皇太极集权树威、伐明问鼎殚精竭虑,而其只是被闲置十二年后昙花一现。但是,乾隆仍将其钦定前列,该是想以其悲壮殉国而打造出一个忠烈的榜样。

当然,稍微靠后的王鳌永在“青州之变”中,死得更早,死得更惨,死后虽有招抚著劳、尽节死难之名,却无孙定辽借侄袭爵、入祀昭忠之实。

3

在《贰臣传》甲编中,能像刘泽洪、张存仁、洪承畴一般寿终正寝者不少,但靠前者基本上是孙定辽、王鳌永这类对他们屈膝投降的大清王朝尽节死难者(排名第二者刘泽洪,则因其父刘良臣死于非命,而附骥其后)。

甘肃总兵加都督同知刘良臣,顺治五年镇压当地回民叛乱时被杀。

定南王孔有德,顺治九年遭南明大将李定国围困,被迫自杀于桂林。

户部右侍郎王正志,巡视延绥,顺治五年遇大同总兵姜瓖叛乱,守城月余,力竭城陷,不屈禁之,与其子王麟等俱被叛军绞杀。死于姜瓖叛乱的,还有新任大同左卫兵备道徐一范,被擒遇害。王、徐二人同年死,也是同年考中崇祯元年进士,降清前,王累官户部左侍郎,徐官至河南巡按。

贰臣群殴引来一个降将平叛,为何出师未捷却被乾隆戴高帽?

乾隆六十八岁像(画于乾隆四十三年)

辰州总兵加左都督徐勇,顺治九年死于南明悍将白文选破城后的巷战,妻儿亲属四十余人遇难。湖南右路总兵加都督佥事郝效忠,顺治八年同孙可望力战被擒,不屈,遭其斩首。此二人,原为左良玉部将,顺治二年随左梦庚降清。

镇江总兵马得功缚献南明弘光帝朱由崧降清获赏,尔后斩杀南明瑞昌王朱谊泐,升福建右路总兵加都督佥事、福建提督,进三等侯,康熙二年在进攻台湾的海战中阵亡,获追一等侯。乾隆十四年,朝廷确定各侯、伯的封号,以马得功为顺勤侯。

他们皆因明朝覆灭而屈节改换门庭,注定了他们不可改变贰臣的历史角色,但,他们又是清朝大肆渲染的“殉节”者。

殉节者与寿终正寝者、功成身退者、死于任上者、致仕病逝者、立功自赎者,等等,在贰臣榜上的位置分了先后。

与马得功一同出卖弘光帝的前明总兵田雄,亦是靠捕杀南明王族、征讨郑氏政权,而晋级二等侯,死后追赠太傅、定号顺义侯。但与马得功不同的是,马在贰臣榜甲编中跻身前十,而田雄则忝居末席。这等“殊荣”,即便是成为皇亲国戚的李开芳、贾汉复之流,也不能与此等殉节者媲美的。

包卜体育直播
推荐图文
包卜体育直播 沙龙体讯 谍报 体育大生意 时报体育 5U体育 东方体育日报 新闻晨报体育 广东体育频道

9026体育直播网,球皇体育直播,cspn山东体育直播